hhhstarlight

碗cp在我心里收藏!

In the Mood for Love

本文纯属瞎写,今天我们的小碗只有最后一天了。本文也是最后一章节了,从来没有写过cp文的我,文笔也很不好,但是希望通过这篇文章,把小碗记录下来。

即使转瞬即逝也可长存于心,像WannaOne一样。   ——姜丹尼尔

 

希望大家能够永远记住这十一个孩子。记住WannaOne。

 

 

【倒计时15天】

    获得了最佳Unit小分队之后,成员三人返回舞台。接下来才是真的激动人心的时刻,WannaOne获得了2018年度最佳男团的奖项。今年的他们,已经没有去年突然宣布获奖的诧异与惊吓了,很从容的走上舞台,发表感言,然后走下舞台,依次退场。

     “孩子们这一年都辛苦了哦,最佳男团再拿了一次。”智圣拿着奖杯,摇晃着,表示喜悦的心情。

     “今晚的舞台都要加油哈,我们好好的结尾。尼尔的个人舞台也加油!”圣祐走在队伍后面,冲着前面的弟弟们喊道。

     “谢谢哥!我们都要加油呀!”尼尔回应了哥哥。

     WannaOne的舞台很快就开始了,成员们站在舞台下方准备的时候,看着尼尔准备的个人solo舞台,舞台下面的粉丝爆发出了尖叫声,纷纷喊着姜丹尼尔。

    “这么大的一个舞台,尼尔填补的满满当当。未来一定会发展很好的,即使没有了WannaOne。”队长搂住了在奂的肩膀,看着舞台上耀眼的尼尔向他说道。

     “诶?和我说干啥?”在奂被队长突然的这一句,弄得有点懵。

     “哎,金在奂,你心里没点数吗。”

     “啊~哥!”在奂被哥哥突然的起哄导致有点害羞,“尼尔本来就是我们组合不可替代的Center啊,肯定会发展的很好的。我们十一名成员都会发展的很好的。真的,我一直都相信。”在奂盯着哥哥的眼睛,这次反倒是智圣突然有点不好意思了,“嗯,我们准备吧。”

     华丽的舞台永远结束的飞快,随着energetic结束,为期一周的MAMA舞台画上了圆满的句号。最后的谢幕阶段,各家idol向着到场的粉丝表达谢意。快要下台的时候,队长和圣祐把还没下台的成员集合在一起,他们围成了一圈,手搭在彼此的肩膀上。

     “还有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了,接下来的舞台,也要充分地享受,把最好的一面展示给Wannable!”队长笑着看着大家说。

     “诶!哥,你眼睛里又闪着泪光了,别再哭了!”尼尔看着哥哥,有一点点嫌弃,想着这哥一天能哭8回了。

     “明年我们即使不在一起,也要能在MAMA上面见面!到时候也要坐在一起!”虽然平时佑镇这孩子,皮到哥哥都害怕,可关键时刻从来都是最可靠的弟弟。

     “OK!OK!约定哦!”在奂一边喊着一边蹦跳着。

     虽然是限定团,但是WannaOne的团魂从来都没有其他团体的团魂差,一起经历过最艰难的时期,也一起创造了一个又一个辉煌的成绩。虽然短暂,但是却非常灿烂的存在过。

 

【倒计时1天】

     美好的时间永远都是转瞬即逝,距离WannaOne解散还有一天,今天合约到期的之前的最后一个行程,MBC歌谣大战。前一天晚上,很多成员都难以入睡,导致今日的上班有些许没有精神。

     “呀!打起精神呀,孩子们。别想那么多,就当今天像往常的日程一样。”队长坐在前面,向着后面的弟弟们喊着。

     “最后展示,完美的舞台吧。不留遗憾,享受吧。”旼泫认真地看着弟弟们说道。

     “内,hiong!”

     “珍映,你能不能不回答这句话了啊,我都听得耳朵起茧子了。”佑镇一脸嫌弃。

    “没事的,别想那么多了。我们后面还有活动呢!”尼尔安慰大家,试图缓解沉闷的气氛。

    “对啊,圣祐哥,请问你家的山庄里面还有空着的山庄吗?我们想借一个~”大辉开始逗他的哥哥。

    “有有有,你想要几个?我都有!我告诉你,杨平那边的山庄一半都是我的~”虚势柚子上线。

    “啊呀!圣祐哥我以后跟你混了!”

    “你?我不敢要,太活力了,我怕把客人吓走。”圣祐笑着摇了摇头。

    “哥,我还没嫌弃你减法之手呢,你开山庄真的能赚钱吗?”

    原本气氛很压抑的车内,气氛瞬间又充满了活力。WannaOne在的地方,不可能不热闹的啊。到达了MBC门口,大家纷纷转换了状态。舞台结束的很快,一转眼之间,合约到期前的最后一个舞台,也画上了圆满的句号。成员们安安静静的坐在看台席上,认真地看着舞台,谁也没有说话。坐在尼尔旁边的在奂,扯了扯尼尔的袖子,尼尔疑惑的看了他一眼,把身体凑了过去。

     “我给你个东西。”

     “嗯?”

     在奂给尼尔递了一张纸巾过去,尼尔更加疑惑了。

     “在尼,我不感冒啊。”

     “你咋这么多话,我给你你就拿着。”

     尼尔接了过去之后,感觉到了纸巾有一点点分量,把纸巾塞到口袋里之后,在口袋里摸了摸,模模糊糊感觉到好像是枚戒指。尼尔瞬间有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。

    “你前段时间不是过生日,我就早早给你准备了。我手上不是一直戴着一枚戒指,不是我从教堂拿到的吗?我上次问了问还有没有相同的戒指,结果没想到还真的有,我就拿了一只想给你来着。结果我想生日那天给你来着,结果弄醒了圣祐哥,我就没给了。”

    “在尼,谢谢我很喜欢。”

    “未来的事情谁也说不准,我也没有把握自己能不能明年还能和你站在同一个舞台上。但是,我想把你留在我身边。这个戒指就是一个礼物啊,你也别想多,有啥负担啥的。”在奂越说脸越红。

    尼尔看着脸红的小饺子,觉得他更加可爱了。要不是有镜头,他现在恨不得把在奂抱过来亲几口。“在尼啊,结束也是新的开始。未来会是什么样,我也不知道。但是我唯一能给你保证的,就是,我,一定会在你身边。”尼尔摸了摸在尼的头,温柔地看着他。

    WannaOne,正式于2018年12月31日晚12点,合约结束。在往后的几年内,每位成员都在各自领域取得了很好的成绩。成员们并没有因为组合的结束,而受到影响。大众也并没有忘记曾经有着绚烂的成绩的WannaOne。

 

【2023年8月7日 18时  一家土豆汤店】

    今天因为天气有点炎热,店里的客人很少。这家店的店长是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。“啊,今天店里好安静啊,我放点歌吧~什么歌呢?好像今天WannaOne6周年吧?那就放energetic吧。”

    “直到我心脏停下的瞬间,我会守护你,不会消失。You make me so high……”

    大辉正准备打开土豆汤的店的门,听见energetic感觉有点恍惚。“好久没有听见了啊,想当年,这首歌不知道唱了多少遍。”走进店里,店长立刻呆住了,“啊欢迎光临!欢迎光临!请问你是李大辉吗?”

   大辉笑了笑点了点头,“有没有能坐得下11个人的包厢啊~我需要一个。”

   “啊,有一个有一个,里面请。”

    接下来发生了让店长更加惊喜的事情了,WannaOne11名成员依次都来了,看来是今天在这里有个聚会啊。“正好是6周年,看来他们之间并没有随着时间流逝而分开啊。”

 

【包厢内】

     人差不多都聚齐了,就差在奂和尼尔了。

    “又选土豆汤店吗?还没吃腻吗?冠霖啊!”成云笑着对曾经的忙内说。

    “我当时提议的时候,哥,你不也没有反对吗!而且这家土豆汤店还是尼尔哥选的!你找尼尔哥!”冠霖有点委屈,表情和当时zero base时候委屈的表情一模一样。

    智圣看着冠霖觉得他更加可爱了,“哈哈哈哈哈哈成云,别逗冠霖了!说道尼尔,他这个孩子咋还是最后到。” 

    “哥,我这次有提前到了哦,现在起床最晚的可不是我和他了!”圣祐一脸骄傲。

    “哥,看来你把房间的窗帘换了的选择是无比正确的。”珍映认真地看着他哥说。

     “噗,哈哈哈哈哈哈快催一下尼尔哥和在奂哥!他们俩什么情况,怎么这么慢,我都饿了。”佑镇坐在一边,看着已经上来的食物饿的已经不耐烦了。

     此时包厢外,传来了脚步声。包厢门被打开,只见尼尔手上拿着蛋糕,在奂笑着不好意思挠了挠头,“不好意思,我们晚了。我正好看见今天是8月7日,就突发奇想买了个蛋糕。成员们,六周年快乐啊!”

 

全文完

 

 

写在最后

    冒着连挂6门的风险,还是把这篇文章写完了。人们总是希望,美好的人和事物,永远能够留在身边,能够拥有应该属于他们的美好的未来。今天之后就要把小碗送走了,以后也许很难再听见WannaOne喊Wannable了吧。希望大家都要记住在2017年遇见的这些男孩子们,记住他们曾经齐心协力奋斗的组合。真心诚意希望每一个成员都有美好的未来,以后也会为每一位成员应援。

 

在落英缤纷的春日

第一次遇见你

在烟花绽放的夏日

许下约定

无论季节变化

哪怕时间流逝

也不会忘记这些时间里面的我们

 

有WannaOne在的日子里    每一天每一天都是礼物

从2017年到2018年

真的很幸福

感谢

未来也要多多关照

In the Mood for Love

本故事纯属虚构,人物性格设定,故事情节纯属瞎想。仅以此文,献给还剩三天的小碗。看了今天的迷你团综的一些片段,再次真实地感受到离别即将到来。

希望2019年小碗能够一起走钱路!

 

 

【倒计时19天】

      比起前几天的韩国MAMA的简单布景,日本MAMA场馆就显得正式很多了。日本场馆可容纳的观众要远远大于韩国场馆可容纳的观众。在奂站在舞台上,静静地看着空空如也的观众席。突然他的眼前出现一个大型萨摩耶笑眯眯看着他。

     “在尼呀,不准备好动作,在想什么呢?”

     “时间好快呀,我突然想到去年我们在这边舞台表演的时候。我第一次上MAMA的舞台紧张的不得了,还差点出了点问题。”

     “哈哈哈哈哈哈哈,当时我们不是很好的完成了舞台了吗?你还记得当时,旼泫哥和宝儿代表一起跳舞,要对视的时候,压根不敢直视宝儿前辈的眼睛,我们俩还一直嘲笑他。釜山男人怎么连眼睛都不敢看!”

    金在奂无奈地看着眼前突然莫名其妙被戳中笑点的尼尔,本来想和他稍微感叹一下,时光飞逝,我们即将分离,全部被他带跑了。

    “啊呀!在奂哥尼尔哥,你们俩别聊天了!准备了!”佑镇突然大喊一声,把他们俩吓了一跳,尼尔瞬间跑到佑镇身边,一把夹住他的头,“你想吓死你的两个哥哥是不是?”

    “诶~哥,又不是第一次听我这么喊了!工作要紧,感情要在工作的时候放在第二位。”尼尔听完之后,把佑镇的头夹的更紧了,两个人抱作一团,等到队长出声要大家准备的时候,才放开,回到各自的位置上面准备。

    彩排结束后,尼尔没有和其他成员一起回休息室,反而是绕了一圈,走到了正对主舞台的观众席中一个比较隐蔽的位置坐了下来。他想看在奂的合作舞台,这几天一直能听见在奂在空余的时间不断练习,“啊,很期待在尼和云朵哥的舞台呢~”尼尔边自言自语,边拿出手机准备偷偷拍下在奂唱歌时候的样子。

    此时,音乐响起,“为什么如此这样傻,无法忘记你,明明你已经离开。”尼尔凝视着舞台上用心歌唱的金在奂,突然想起他第一次见金在奂的时候,唱着Skyfall的他,是那么的自信和闪耀。在奂作为produce101真主唱,拿了一整季的手麦,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经典的舞台,自己当时也十分羡慕他的嗓音,“听你唱歌已经快两年了呢,好快啊。以后不知道还能不能一起合唱一首歌啊。啊,时间过得慢点就好了。”不知道为什么,在奂突然在舞台上面发现了坐在台下的他,冲着他招了招手,尼尔笑着回应了他。

     “以后一定有机会再一起合作的。一定!”尼尔在心里默默许下约定,离开了观众席。

 

 

【倒计时15天】

     一转眼就到了最后一场MAMA舞台了。最后的香港场也是此次一系列舞台中,最重要的舞台。成员们虽然因为连续几日的奔波有些劳累,但是还是对即将到来的MAMA香港场,兴奋不已。去年的这个时候,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的得到了年度最佳男团的奖项。

 “不知道今年还能不能拿到最佳男团呢?”大辉在等候席,偷偷地询问坐在他旁边处于放空中的在奂。“啊?啊,应该,或许,大概可以吧?我们今年不是很努力吗?Wannable肯定也有努力的给我们投票!”

    此时,舞台上面正在公布年度最佳unit小分队。候选人的画面在大屏幕中播放,里面也出现了在奂,尼尔和佑镇的小分队Triple Position。

    “2018年年度最佳unit是,Triple Position!恭喜你们!” 成员们开始欢呼起来,在奂尼尔佑镇三人一下子被成员们围了起来,纷纷向他们表达祝贺。能得到最佳unit小分队是在奂没有想到的,整个人被突如其来的惊喜弄的有点懵,尼尔看见他有点走神,轻轻地拍了拍他示意他要上舞台发表获奖感言了。

    “感谢Zico前辈给我们这么好的歌曲,感谢大家,感谢Wannable~我爱你们!”在奂看着尼尔说着获奖感言时眼睛中闪烁的喜悦,眼睛笑的更加弯了起来。三人致谢下台后,在后台拥抱在了一起,“都辛苦了哦~袋鼠们哈哈哈哈~哥哥们我先走了啊!”佑镇非常机智的快速走开了。

    看见弟弟走远了后,尼尔一手把在奂搂了过来,“哇,完全都没有想到能获奖。真的开心呢!”“是啊,没想到能获奖,多亏了我当时非要和你一起组队!整个团综感觉我都在追求你,央求你和我一起组小分队。”“哪里有!我可是一片丹心的人啊,我第一次就选你了好吧!从来都没有变过。”在奂看着尼尔着急解释,感觉有点好笑,“知道啦,我们俩肯定无论怎么样都会组成小分队的,能留下这首合作曲,真好!”

 尼尔揉了揉在奂的头发,“是啊,袋鼠的主唱大人。能够和你一起唱这首歌,真好。”

 

未完待续

 

In the Mood for Love

本故事的人物设定纯属虚构。现实题材,按照时间顺序叙事。仅以此文,献给即将解散的小碗,和考试周我还在熬夜死磕到凌晨的96。后天就要考语法的我,可能是疯了。

2018年因为 wanna one 真的很幸福。最后的5天,我们也要在一起,好好的走下去。

 

 

【倒计时21天】

     12月10日,姜丹尼尔生日。

     凌晨四点,金在奂偷偷摸摸溜进了丹尼尔和圣祐的房间。由于房间没有开灯,在奂完完全全凭着直觉摸索。他想给丹尼尔一个惊喜,好不容易走到丹尼尔的床前,轻轻地拍了拍被子里面的人,可被子里面的人发出的声音着实把在奂吓了一跳。

     “智圣哥,是要准备出发了吗?我马上就起床!”圣祐嗓子哑哑的,努力睁开眼睛想看清楚面前的人。

     在奂吓的赶紧捂住了圣祐的嘴巴,生怕把房间里面的另一个人吵醒。他压低声音询问,“哥,我不是智圣哥。还没到出发时间,你怎么睡在丹尼尔的床上?”

      “。。。在奂?你怎么这么早就来我们房间?啊~我懂了,我起床我起床,我给你们时间~”

      即使现在什么都看不见,金在奂此时都能联想到邕圣祐现在的表情。他挠了挠头,“没有啦,我就是进来看看,顺便喊你们起床,要你们准备一下,快要出发了!哥,我走了。” 

      “呀!你咋突然走了?”圣祐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,凌晨四点五分,距离出发差不多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,“金在奂!你不知道我们俩都是距离出发还有10分钟才准备的人吗?你这么早喊我们干啥!呀!金在奂!”圣祐冲着在奂离开的背影喊着,却喊醒了房间里面的另外一个人。

     “哥?在尼咋了?你大早上喊啥?诶?我咋睡你床上?”丹尼尔迷迷糊糊的问。

     “在尼?”圣祐觉得今天这一大早,这对就是在故意整他。“你能不能注意一点,一大早就开始吗?”

“嘿嘿,不好意思。哥,我咋睡你床上了?”

    “你问我,我去问谁?我昨天洗漱完了回来,就看见你睡我床上睡的不省人事,还在磨牙。我也没办法叫你,我就睡你你床上了。”

    “好吧,不好意思。我最近为了MAMA的舞台,一直在编舞,想把我们这一年的专辑的主打的point的舞蹈都编进去,但是真的很难。可能太困了,想在你床上爬一会,就不知不觉睡着了。”

    “没事,我们最后的MAMA舞台,尽力展现就可以了。别太累了。”圣祐叹了口气。

    “还行吧~哥,你可以期待一下我的编舞~”

    “好的,我会好好仔细看的。在奂估计想找你吧,不然不会这么早进我们房间,你去找找他吧。对了!丹尼尔生日快乐!我再睡会。”圣祐打了个哈欠,回到了自己的床上准备再睡会。

     丹尼尔听完圣祐的话,愣了一下。“哦,对,是我的生日了。谢谢哥。”笑着,一蹦一跳的走出了房间。

“真是羡慕啊。可惜这样的日子,还剩下一个月都不到了。”圣祐摇了摇头,用被子裹住了自己,再次进入了梦中。

 

     丹尼尔走出房门,看见在奂坐在客厅,便走过去从后面抱住了他,“你咋这么早就醒了啊?”

     在奂此时正在专心地吃着减肥的奶昔,被丹尼尔这一抱,着实吓了一跳,差点把奶昔弄撒了。看着懵懵的金在奂,丹尼尔觉得有点可爱,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,“怎么这么傻,这还能被我吓到,今天找我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    在奂不满地看着眼睛都笑得睁不开的姜丹尼尔,“没啥事情,我今天早上已经被吓到第二次了。圣祐哥咋睡在你的床上?”

     “啊,是我昨天编舞太累了,回来想在圣祐哥的床上稍微躺一下,结果就睡着了。后来圣祐哥没地方睡,就睡我床上了。嘿嘿。”

     在奂看着冲他笑的阳光灿烂的姜萨摩耶,叹了口气,“尼尔,生日快乐。”

     “啊~原来你这么一大早找我就是想给我说这个啊~在尼我收到了~谢谢~”丹尼尔一边说,还一边摸着在奂的头发,试图把原本很乱的头发弄的更乱。

     “呀!你这初丁!你快去再睡一会吧。今天韩国MAMA之后还有idol room的录制,估计要很晚。”

     “好呀,你陪我睡呀!”丹尼尔试图把在奂拉到自己怀里,带他去房间。

     “谁陪你睡!我要去准备了。再见!”他从丹尼尔身边挣脱,赶紧逃出了这个宿舍。只留下一个笑的傻兮兮的姜萨摩耶。